联系我们

  • 碧莉姿服装有限公司
  • 联系人:李经理
  • 手机:400-657-1316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他习惯性插手在裤兜,左手臂弯搭着西装外套,浑身散发总裁的气质

编辑:刘定做       来源: 行业资讯


谈起秘书这个行业,赵瞳心脑子里莫名的浮现出了职场女白领被潜规则的场景,陪吃陪喝陪睡还得帮着应付试图勾引老板大人的妖娆靓妹?

虽然靳正庭是个有高度洁癖的男人,应该不至于在外拈花惹草,可她和靳正庭结婚了那么久,两人之间的夫妻名分并未真正坐实,这三年来,靳正庭是如何解决那方面的生理需求的?

光靠着克制力?还是……

“赵小姐?赵小姐?”

赵瞳心仿佛听见有人在叫她,她努力的甩了甩头,眼帘中映入的一切渐渐清晰,一个笑容温婉的女人正伸手在她的面前晃着。

她这才猛地惊醒,清醒的发现自己此刻正身处豪华气派的靳氏鼎盛财阀第19层。

“嗯……你好,我是赵瞳心。”她飞快的敛去眼底的尴尬,礼貌性的伸手。

“你好,赵小姐,我刚才已经自我介绍过了,我是首席秘书长,跟随靳总长达五年,从今天开始,你将会在我的手下暂代秘书一职,等一下我会先领着你参观一下我们鼎盛集团。”

“嗯,好。”

这间秘书办公室中还坐着三四个女人,正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着,实在想不到为什么一个还未真正走出大学校门的小女生也能直接进入靳氏秘书处。

她们当时可都是挤破了脑袋经历了层层筛选才坐在了今天的位置上。

而赵瞳心,她何德何能?

“八成都是靠关系进来的吧,这年头靠身体上位的女人多得是……”

底下已有人开始质疑,声音不大,却足够在场的人听见。

秘书长叶蕊顿时冷下脸,“上班时间,议论什么呢!嫌工作太少闲暇时间太多是吧,所有人下班时间推迟一个小时!”

首席秘书一发话果然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女秘书们纷纷敛了声,作鸟兽散,滑着椅子回到各自的位置上。

叶蕊这才笑着转向赵瞳心,“不好意思赵小姐,让您见笑了。”

“没关系。”赵瞳心抿唇,回道。

就是这不卑不亢的模样让叶蕊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只见她面前的女孩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下身是一条修身的A字型牛仔裤,柔软的墨发起伏弧度恰好垂在肩上,五官精致,化着淡妆。

如此简洁的服饰穿在她的身上,别有一番气质,竟将这秘书处浓妆艳抹的女秘书们一一比了下去。

光是这样清秀的长相还不够,叶蕊并没有忘记,这女孩还是靳正庭钦点的人。

若说这两者之间没有一点关系,她是不会相信的。

下午,赵瞳心跟在叶蕊的身后,参观集团内部。

她很快就从叶蕊的口中得知,鼎盛集团的按照职能划分成人力资源部,销售部,执行部,财务部等,而高层管理者均分布在18和19层,而她们所处的秘书部仅靠着总裁办公室。

在顶层还有三个小型的会议厅,和一个占地面积极广的多媒体大厅。

叶蕊引着赵瞳心走向VIP电梯,“我现在带你去楼下。”

‘叮咛——’叶蕊前一句话才刚说完,VIP的电梯门就倏的开了。

站在电梯中的男人脸色深沉的近乎没有情绪,他右手习惯性的插在裤兜里,左手臂弯搭着西装外套,浑身散发着商界精英的气质。

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五官邪魅的男人,头上戴着棒球帽,一身闲适的运动套装修衬着颀长的身姿。

赵瞳心一眼就认了出来,为首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名义上的丈夫——靳正庭。

“靳总,杨少。”叶蕊恭敬的低头,冲着二人礼貌的问好。

赵瞳心也连忙低头,小声的唤了两句。

靳正庭也不知是真的没看见赵瞳心的存在,还是佯装无视,他冲着叶蕊微微颔首,然后和身后的杨子烨一同步出电梯,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可就在靳正庭的脚步迈出两步之后,叶蕊忽然伸手扯了一下赵瞳心,语调恭敬的对着靳正庭的背影道,“靳总,这是秘书部刚来的新人,赵瞳心,我已将今年公司的工作指标发给她了。”

赵瞳心陡然被扯了衣袖,有些意外。

等她抬起头时,靳正庭的身影已在她身前不远处停了下来,他虽没有转身,周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却让人不由噤了声。

赵瞳心低下头来,她知道在这种场合直呼他靳正庭并不合适,所以乖巧的改了口,“靳……靳总,我是……”

“嗯。”

靳正庭打断她的话,转向叶蕊。

“既然是新人,就先带着她尽快的熟悉工作环境,还有,刚来的新人一律是三个月实习期,实习期后根据业绩表现决定是否升职为正式员工。”

靳正庭的这番话没有给赵瞳心任何的反应时间,可以说是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他那冷漠傲然的态度,就似不认识他一样,连带着叶蕊,也是震惊的合拢不住嘴。

叶蕊有些怀疑她最初的判断力了。

靳正庭走后很久,赵瞳心的心脏依然狂跳不止,她努力的让自己保持住恬淡高雅的模样,心不在焉的跟在叶蕊的身后。

靳正庭回到办公室坐下,随行进来的杨子烨一脸玩味。

他一进办公室后就直接走向饮水机去倒水,嘴里说着,“靳老大,刚才那个新来的秘书,长得不错啊,看着青涩,是我喜欢的那种,怎么样,要不送给我得了!”

“送你?”靳正庭往后靠了靠,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你知道她是谁么?!”

“谁啊?你的秘书呗,不过靳老大,做人也不能太贪心了些,有好资源要共享嘛,万一……”

下一章

他的话说得有些隐晦,但别人不了解陈默,叶飘零绝不会看轻陈默,师弟一人照顾灵田还要苦修,都突破了练气一层。

这岂是一个糊涂之人能做到的?他觉得话已至此,陈默该明白自己的深意。

陈默没让叶飘零失望,只是稍许一想,便明白了叶飘零言中深意,他目光闪动,随即坚定起来。

“师兄,我只想知道师父对此事有何意?”

“低调修炼,名额一事,绝不相让。”叶飘零一字一句。

“我明白了。”陈默点头,修炼一事他有天铸之宝,虽不能明言。而种植灵田一事,陈默却是真正的自信。

那么,师父让他争夺名额,他就不会让师父失望。

“其实,师父并非为其它事要强争名额。说到底,他只想你在中心界找到炼根玄草。”叶飘零看着陈默坚定的神色,眼神变得柔和了起来,他如何不懂师弟对师父的一番赤子之心。

“炼根玄草?”陈默疑惑,他平日苦读关于各种灵植的书册,又在藏灵阁读了那一月的杂书,却是没听过没见过这种灵植。

“对,正是此物。师父曾言,弟子如子,修炼一事上,他当提拔自己如提拔自己子孙。可师弟,你的灵根...”叶飘零说道此处,沉默了下来。

陈默心中火热,看着师兄真情流露,为自己担心的模样,就要想说出天铸之宝一事。

却不想叶飘零不待他说话,便已说道:“炼根玄草能够提升灵根道品。你此时可懂师父心思?”

陈默猛地一愣,心中在翻滚着感动的同时,也燃起了炙热的希望,不由得大声说道:“定不会让师父,师兄失望。中心界陈默必去,也望此去能为师父师兄...”

说道这里,陈默激动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他是想表达炼根玄草都倒也罢了,但愿能为师父师兄寻到对他们修行有大帮助的灵植,只是一向不善表达,倒有些语无伦次了。

可心中也是决定,若然以后在天铸之宝内,种出什么了不得的灵植,定然同师父师兄共享。

叶飘零如何不懂陈默,只是拍了拍陈默肩膀,说道:“秦老是个妙人。”

“他给你的玉简好好研读,你或可真正明白中心界是个什么地方。”

……

叶飘零在叮嘱完陈默该说之事,便匆忙下山,望着师兄飘然而去的背影,陈默不禁苦笑。

说起来他还有一肚子话想要告诉师兄,就好比蓝焰果,又好比自己经历生死搏杀之事...总之,除了和周轻旋的种种细节无法详说之外,他都想对师兄倾诉。

无奈,他也深知师兄也算一个‘怪人’,除了修行之外懒问世事,此般匆忙离去,怕也是急着清修。

“想来,我簌簌叨叨对师兄说那许多,他也不耐。”陈默可以想象叶飘零听他说个没完的神情,脸上不禁浮起一丝微笑。但无论如何,他是知晓这个冷淡师兄对自己的诸般关怀却是真。

真到可以不管发生何事,不问对错,一力维护着他。

想到这一点,陈默心中温暖,带着这样的心情他回到自己的竹屋,今日听闻了诸多事情,他还需要好好理上一理。

可刚进屋,陈默便发现桌上不知何时放了一个小小布包,打开来包中有十块灵石,一个瓷瓶,一张纸条,还有一个用荷叶包着的物事。

陈默也没有大惊小怪,而是拿起了那张字条,一看那金钩银划,力透纸背带着一股阳刚之烈的字迹,便知是师兄所留。

寥寥两句话,不过是告诉陈默东西是他留下,不必为此不安,他做了好几个宗门任务,得了赏赐,手中宽裕。

可陈默明白,师兄就算手中再是宽裕,十块灵石对他来说也绝不是小数,只因一心只顾修行的师兄,自己所耗的资源也是紧张,难有结余。

而瓷瓶所装之物,则是十颗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药丸,陈默一眼便可识得,此物就是曾经师兄给过自己的聚灵丸。

这丹药相比灵石来说,更加珍贵。

毕竟,如此的陈默见识已多,知道这聚灵丸是下品灵谷加上劣品灵谷,混合一些世俗中珍贵的药草所炼。

所需材料涉及到下品灵谷已是很珍贵,加上在这修者界,炼药师比灵植师更加少见,让他们出手的费用....

“就算空桑仙门在这陈国,以灵植和炼药为长。但一般弟子绝不可能得到丹药辅助修行。就算师兄做为仙门第一天才,所得丹药也有限的紧。这次出手一下十颗丹药,又是十颗灵石...”陈默抿紧了嘴角,他已明白师兄这样的人连做好几个任务,恐怕不是无心之举,而是为了省下这些资源给他。

不然以师兄的性格,只要修炼资源还能继续让他修行,他决计不会浪费这许多时间做什么任务。

中间的情谊,已不用详诉,看来为了灵植大赛,师兄已然表达了所有心意。

带着感动,陈默又拿起了那荷叶包着的物事,却哭笑不得的发现荷叶之中包着的竟然是一只烤雪鸡。

雪鸡是空桑仙门特有的一种野鸡,全身雪白,比起一般的野鸡要小上一半,但也非常少见。

这种雪鸡对修行并无什么助益,但滋味却极其鲜美,无论用何等手段烹饪,都带着一种难以模仿的清香,对于那些有着口腹之欲的修者倒是难得的珍品。

陈默根本没有想到师兄会给他留下此物,在哭笑不得之中,心中却是一片柔软。比起灵石丹药,这雪鸡才让陈默更加震动,那种感觉就像好吃的,小哥俩要一起分享的默契,平淡却真实。

“以后逮了好吃的野物,也要做了给师兄吃。”陈默的心念也很简单,却对叶飘零更多了一分如血亲兄弟般的情谊。

大口的啃着师兄送来的雪鸡,陈默自己也不知眼眶有些微红,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老是想起村中的日子,想起那些长辈也是用荷叶包着,送来的一些省下来的吃食...

入夜之后,山风更凉。

陈默坐下屋中,已是准备修行。只不过在此之前,他还需要理清一些事情。

首先,中心界是必然要去,那就意味着在灵植大赛之中自己必然要‘大出风头’,取得那前三资格才行。

这一点陈默深知艰难。毕竟灵植大赛参加的不只是外门弟子,还有真正的灵植童子。

在祭灵节上他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祭灵节的排行并不作准,因为真正有实力的灵植童子并不是每一次祭灵节都会参加。

那些有实力的灵植童子所种之物都不是一年能够成熟的东西,而灵谷他们只会少少的种,够了宗门任务便是。

所以,这祭灵节的排行才做不得准。

而灵植大赛这些有实力的灵植童子是少不得要参加了,自己对于取得一个灵植童子身份,从外门正式晋升到内门信心满满,对于那前三...

陈默悄悄捏紧了拳头,如果实在不行,冒险动用天铸之宝也在所不惜!有那神秘空间,陈默相信不要说前三,哪怕是第一也很容易。

不过,这段时间自己却一定要低调,师兄说他和师父是闲人,就是告诉陈默,在门中复杂的派系之中,他和师父并不属于任何一派。

照这话里的意思,那些重要的资源就好比去到中心界的资格,是被那些派系的人牢牢掌握在手中的。

自己这种‘闲人’去争这个名额当然碍眼,除了低调又有何法?今日所遇针对何尝又不是一种警示,暗示自己不要去争夺那些名次。

怪不得师兄会说进入了修行一途,束缚种种!修者的世界比起世俗那些门阀国家之争,丝毫不弱。

“不过,有了师兄给的这些资源,我的提升速度快一些也能掩饰过去了。对了,一些任务还是去做,只有外出了,才能谎称得到一些机缘,那么我的提升速度更快一些,也没人疑惑了。”陈默不会以为,自己得到了去中心界的资格,就万事大吉。

想那中心界也是凶险所在,要想找到想要的机缘,还得靠实力说话。何况种那灵植,也不是靠木灵根就够。

据陈默了解,种植灵植到了之后,也需专门的灵植术,这些灵植术越是高级就越需要高的修为。

只不过自己现在是外门弟子,还接触不到这些罢了。

说起来,提升实力是紧要之事,而有了种种掩饰,自己也就不怕提升的太快,暴露天铸之宝的事情了。

理清了思绪,陈默才用怀中拿出了一个纳子,和一块玉简。

不用说,那玉简便是秦老给予陈默的玉简,并非《奇物志》,而是秦老自己撰写的东西,这让陈默很是好奇。

复制本文地址:http://www.gongyic.cn/hyzx/413.html

上一篇:上海花冠存9项缺陷:共线产品无清场验证报告,碘项目检验能力不足,工作服与物料袋一起洗

下一篇:初春怎么穿?一周七天穿搭全解析,让你不再衣荒!

全国服务热线
400-657-1316
特色服务体验
为您呈现不一样的服务
品质保障
品质护航购物无忧
Copyright © 2016 碧莉姿服装有限公司  备案号:蜀ICP备16011383号-1 职业装定做职业装定做工服厂家订做工服员工工服工服定做职业装定做服装定制服装定制定制工服定做工作服定制西服定做工服职业装定制工作服定做西服定做定做工作服定做工作服工作服定制职业装厂家西服定制定做工作服厂家工装定做定制职业装服装定制